【媒体报道】鼎兴量子金宇航:民营资本逐鹿军工产业,要注意这几条丛林法则


来源:投中网       发布时间:2018-5-11 14:09:55     点击率:175


近两年,国家和地方层面的军民融合政策密集出台,军民融合呈现一片欣欣向荣之势,这某种程度上助推了更多民参军企业和投资机构的诞生。


不过,根据投中研究院携手鼎兴量子发布的2017年《中国军民融合白皮书》,军民融合投资存在四大问题:军工行业前期投入较高,收益回报时间长;军民差异化带来了明显的信息不对称;军工上市企业的市场估值泡沫化严重,PE倍数非常高;目前军工院所改革的动力不太足。在鼎兴量子股权投资部董事杨威看来,走到2018年,这四大问题依然存在,要想做好军工投资,这些问题不可忽略。


成立于2013年的鼎兴量子,从2016年开始正式把资源聚焦于军民融合战略的新兴产业。目前其投资的企业已经超过30家,包括兵器集团内蒙古二机、卓郎智能、上海红生、上海威固、湖南进芯、智多晶等。截至2017年年底,其项目中大概有20%已经实现退出。部分即将通过IPO或并购重组登陆资本市场。在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现场,鼎兴量子CEO金宇航接受投中网专访,向我们娓娓道来了他眼中的军工投资机遇和挑战。


微信图片_20180510180538.jpg

鼎兴量子CEO金宇航

民营资本的历史机遇


在金宇航看来,在军民融合的趋势下,民营资本将迎来民参军的历史机遇,包括军用武器装备等部分非核心机密的产业正在放开民营资本的参与。他表示,预计未来军民融合的产值可能会达数万亿。


如此庞大的蛋糕,一度只是体制内企业的专享。在“军民融合”的大趋势下,初创公司们也将有机会在其中分得一杯羹。不过,不管是企业还是机构,要想逐鹿军工行业,深度了解军品的采购体系及武器装备的政策法规都是重要前提。


金宇航表示,军工市场的逻辑和普通民品制造业完全不同,前者有着更严格的准入机制。目前,民参军企业真正意义上的买家只有一个,就是军方。因此想投身军工的民营企业,绝不能闭门造车,必须要了解军队信息化和数字化建设中真正的需求和痛点。


“军工行业的信息往往不太透明。我们接触到的生产底层配套器件的民营企业,有时候因为不清楚军工器件配套需要什么型号,器件的未来使用量等,无法制定出合适的定价策略,这些都是民参军企业信息不对称的结果。因此,有渠道从军方获得一手信息非常重要。” 鼎兴量子合伙人吴叶楠称。


在“掌握军队的口味偏好比什么都重要”的基本逻辑下,团队里是否有了解军品运行规则的成员成了金宇航投资中考虑的重要因素。“一般而言,从军工集团或体制出来的创始人或团队,会更加了解军工集团采购部门的口味和偏好”。此外,为了能够获得军方青睐,相关企业还需要满足两大条件:强大的技术实力和较强的获客渠道。


不过,在局限的另一面,军工行业也有自己的独特优势,那就是令人羡慕的高毛利以及大规模的稳定订单。通常来说,企业产品一旦通过军方采购验收,进入武器型谱列装目录,企业的资金压力就会小很多。“军方的回款周期都严格按照合同来,不会有任何拖欠。一旦产品确定被部队采购,公司基本就不需要融资了,因为军方给的订单钱已足够支撑它发展。”金宇航透露。


聚焦四大细分行业


在军民融合及中国制造2025国家战略的指导下,鼎兴量子希望抓住中国产业升级转型的历史性机遇。在聚焦高端装备制造与信息技术的大方向下,军工装备、智能制造、集成电路和大数据成为其重点押注的四大细分领域。


拿大数据行业来说。从2015年至今,这个行业经历了大浪淘沙的过程:创业公司从鼎盛时期的上万家变为如今的不超过一千家。在金宇航看来,其中存活下来的企业,关键是找到了嫁接应用场景的商业模式,获得了数据变现的通道。因此,企业能否把数据和产业、应用场景相结合,成为其决定是否投资的关键。


带着这样的思路,目前鼎兴量子已经投资了七八家大数据公司,大致可以分为四类,从最底层的数据存储、中间的数据挖掘分析、到顶层的数据应用(其中又分为B端和C端):第一类是以大道云行等为代表的企业,主要为企业提供海量数据的存储和管理服务;第二类是以数之联为代表的企业,这类企业更侧重基础算法和模型构建,核心是数据挖掘与分析;第三类是以企查查为代表、主要面向C端用户的工具应用类企业。为了保证市场占有率,这类企业需要不断精进产品的数据抓取、清洗和分析能力,为C端用户提供更好体验;第四类是以数联铭品为代表的、偏重产品和服务的行业应用层企业,主要面向B端和G端客户。


其中,其投资的数之联依托其强大的底层技术能力,在工业领域也有着成熟的解决方案,助力传统智能制造公司通过大数据手段降本增效,其产品曾被用于富士康的苹果手机生产线。为了将苹果手机切割成模型,富士康每年都要在机床刀具上花费不菲。在引入数之联实时的大数据分析平台后,可提高刀具的平均使用寿命超过25%,为富士康创造极为可观的经济效益。


除此之外,在中兴事件后备受关注的半导体行业,鼎兴量子也已经有多元布局。目前,其已经押注的细分方向包括DSP、FPGA还有存储等。据金宇航透露,目前鼎兴量子已经投资的三家芯片公司,几乎都是所在细分领域的第一。2018年,其布局将会进一步拓展到射频、功率元器件等领域。


在吴叶楠看来,国内半导体公司要想在全球化竞争下实现突围,必须要有特殊路径,不能照抄美国公司。目前鼎兴量子已经形成了成熟的投资策略和企业矩阵合力经验,能够在投资的同时利用自身的资源配给能力帮助企业腾飞。

做产业投资的领跑者


“2018年投资机构将面临两大压力:钱难募、项目难投”。金宇航如此预测。


为什么钱难募?第一,在金融市场的传导效应下,大量机构将面临出资困难;第二,国家加大去杠杆力度,这将导致大量上市公司的并购项目,很难在杠杆性融资中获得资金支持;第三,政府引导基金和母基金经过前几年的飞速发展,即将来到成果检验阶段,相关机构的业绩,也到了“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的时间节点。


第二是项目难投。目前,我们正处于新旧产业的过渡阶段,旧的产业逐渐消退,新的产能仍在培育。新经济企业看似层出不穷,但没有核心技术,只有商业模式的“伪新经济”公司也大量出现。这为投资机构带来了更多考验。


金宇航认为,在这两大压力下,原来传统互联网时代相互“抬轿子”、“吹泡沫”的投资方式已经很难继续,投资机构的产业能力变得越来越重要。为此,投资机构的自我革命变得很有必要。


循着这种思路,2017年上半年,鼎兴量子开始了整体组织架构的调整,逐步从财务投资的1.0阶段转向产业投资的2.0阶段。


首先是投资团队的迭代:机构更加关注前台投资成员的专业背景。目前,其一线投资团队基本都是业界大拿;要求中台的法务和风控前移到项目中,而不是光坐在办公室里;组建后台庞大的技术专家顾问团队,包括军委科技委领导、教授等技术大拿,为其投资业务进行指导。


此外,从2018年开始,鼎兴量子还将对被投项目实行高比例占股(至少20%)的策略,以提高机构参与的积极性。在投后管理上,机构也加大了发力,将在市场、金融和政府等资源上为被投企业提供更多增值服务。


一方面,在市场资源上,借助投资团队在军品研发和管理等的经验和渠道,帮助被投企业拓展市场。同时,扮演产业链中不同被投企业的中介,为它们搭建桥梁,整合彼此资源,以实现共赢。比如,帮助被投的A公司和B公司合资组建C公司,让A和B分别发挥各自优势,通过C公司申请竞标项目等。


另外,在金融资源上,鼎兴量子作为各大券商的优质合作伙伴,可以为各阶段的被投企业提供增资、并购、借壳、IPO等金融服务;同时,鼎兴量子通过开拓政府资源,助力企业减轻运营成本。例如,2018年4月,鼎兴量子和重庆地方政府签订协议,约定被投企业到重庆落地,政府可以提供固定资产,以及帮助企业支持发展的一揽子扶持政策。


“未来三年,不管东南西北风往哪边吹,我们始终会坚持做产业投资。不动摇,不跟风,精耕细作,希望可以成为产业投资的领跑者”。金宇航如此告诉投中网,一脸坚定,掷地有声。